我眼中的质量

新闻资讯 | 2020-05-25 08:59:41 | 点击:

  质量是什么?很少有人坐下来深入地思考过这个词。大概大部分质量人都是“做质量吧,以后工作前景比较好,做质量吧,比较容易找工作”等一些突然冒出来的念头,稀里糊涂的投身质量。以至于现在脑海中质量工作的印象,真正双手正在做的质量大概是“产线反馈不良了,赶紧去处理,物料到了,拿着卡尺去检一下,月度了,质量报表需要提交了”。在目前国内的机械行业中质量工作没有这么简单的,为什么国内普遍有一个说法,我们质量是消防员,着火了就去救火,没着火就等着哪里着火。永远有救不完的火,处理不完的问题。以至于有经验者看着质量报表就能预测到将会发生什么样的质量问题,然而并没有采取行动,可能是行动过程中会遇到层层阻碍,最后问题爆发时才会心安理得的去处理质量问题,刚发现问题的苗头的时候反而会躁动不安。中华上下五千年,一直对我们灌输着一种思想: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这句话放在现在的企业中已经完全不适用了,将来的高精尖的企业互相竞争中,零缺陷已经是未来的趋势,是必须对齐的一个发展方向。可总有人思想被套牢,顽固地坚守自己的原则。

  质量是什么?9001中把质量名词定义为:一组固有特性满足要求的程度。简单来看就产品符合要求。石川馨在《质量管理入门》中说道:质量就是生产最好的产品,而最好的产品就是在质量特性,成本价格,生产交货和售后服务4个过程中满足客户要求。后者描述质量较为广泛,概况了整个业务的过程,但是两者都围绕着一个核心,就是“要求”。我早期刚参加工作时,有遇到一位对我影响极大的质量人,他把质量工作比作一场游戏,周围部门是合作者和竞争者,而流程要求就是游戏规则,他常教导我说:这个游戏靠你一个人玩是玩不转的,你要熟悉游戏规则,拉着大家一起玩。这话我受益匪浅,在这场游戏中,按照游戏规则来,你就不会出局,出局的就是违反规则的人。他也把质量比作警察抓小偷的模式,我们是警察,其他部门,供应商就是违法者,而我们的法律就是图纸,我们的手铐警棍就是流程。没有法律没有手铐警棍你还怎么执法?

  我在工作中常常会遇到的一种尴尬局面,检验员经常发现问题后就来找我,我往往第一句话就是“不符合要求就按照流程来”。这句话能解决大多数的问题,但是总会遇到其他的情况发生。“这个尺寸图纸没有做要求,但是大了装配干涉”检验员也无奈的解释道。没有法律,也没有游戏规则,这可就难倒我了。找到供应商:你这个零件不合格,装不进去。我说不出口,避免扯皮的出现我往往会独自调查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这种事情往往是个死胡同,没有人愿意站出来说:这是我的责任,我负责。

  借用克劳士比的一句话:质量管理比较像芭蕾舞,而不是像曲棍球。我自认为质量工作附带着一种艺术感,质量管理就应该是轻柔典雅的艺术,而不是嘈杂混乱的曲棍球。芭蕾舞事先都会先有表演计划,谁站在A位,谁站在B位都有相应的排练,其次表演过程中谁该做什么动作?她该跳跃,她该站立,这些所有的一举一动都是在按照计划执行的。曲棍球不一样,教练指示一个战术,给队员一个取胜的目标,队员们就带着球在场地上狂奔,时常会有意料之外的对手拦截和冲撞,为了得分随时变化着带球的动作,虽然每个队员都有自己的站位和需要防守的人,但是两波人开始正面冲击的时候,场面就会变得混乱,就像前文讲述的一样,所有动作变得随机应变,完全没有计划性,可控性以及可预测性。我认为质量管理更像芭蕾舞一样,每个动作,每个岗位每一步都在计划控制之中,连最后观众的掌声也是可预料的。

  文末,回顾我这短短的从业三年,从IQC到CQE,到现在的质量专员,质量管理影响了我的做人做事方式,连职业生涯都有了计划,每一步都在计划的轨道上。我常常对自己说,要在枯燥的工作中善于发现乐趣。质量管理的工作对我来说并不枯燥乏味,反而充满着乐趣。